根文化百科

广告

中华道德根文化基因的分类:

2012-03-08 14:13:37 本文行家:费小哥

轻视和回避根文化的性慧基因系统,否定性慧基因系统,都将使人类永远无法接近人类文化的原生态,无法真正走近道德根文化大系统。文化复兴与民族振兴就会失去基础性和全面性以及完整性和正确性。因为性慧基因系统在根文化的基因片段中是最根源性的文化基因,是文化原生态中的母体,“无名万物之始也,有名万物之母也。”

当我们在上面分析了中华道德根文化系统的六大分期,建立一些基本概念以后,再来分析中华道德根文化的基因系统,也就比较容易了解和掌握其中的实质了。在根文化的系统分类中,可以分为性慧系统、文理系统、汉字系统三大系统。在这三大系统中,人们比较陌生和难以了解与信服的是根文化基因的性慧系统。但是,根文化基因中的性慧系统却又是根文化大系统的灵魂。我们要想走近中华道德根文化,进入老子《德道经》五千言之中,就必须了解和掌握并且终生运用和实践这一原生态的、最为根本的文化基因系统。轻视和回避根文化的性慧基因系统,否定性慧基因系统,都将使人类永远无法接近人类文化的原生态,无法真正走近道德根文化大系统。文化复兴与民族振兴就会失去基础性和全面性以及完整性和正确性。因为性慧基因系统在根文化的基因片段中是最根源性的文化基因,是文化原生态中的母体,“无名万物之始也,有名万物之母也。”

对于根文化基因的探讨,只有将性慧系统,文理系统,汉字系统完整地了解和掌握,并且洞悉三大基因片段的形成与转折过程,其基本格局是“道治无形,德治少迹,仁治生文,字从义起,礼后定型,智惑拼音。”的规律,按照这个条理去分清主次,辨求根本,明析顺变与逆变之理。才能真正进入道德根文化的殿堂之中。 

(一)性慧基因系统:


《庄子·缮性》中指出:“然后去性而从于心。心与心识知,而不足以定天下,然后附之以文,益之以博。文灭质,博溺心,然后民始惑乱,无以反其性情而复其初。”庄子的这一论断,正是揭示了人类发展史上,根文化产生基因变化的本因。去性从心,丢弃先天性慧基因而屈从于后天的心智,性慧隐而人心起,心智为用,这是这里的一个转折点。自从人类的后天智识抢占了生命活动的领导权以后,人类的性慧系统就再也难以逆反而重夺回性慧系统对生命的控制权。人类对于生命的解读和理解以及意义全都深陷于迷惑与混乱之中。难以重见自己的本来面目,自己后天智识的假象始终蒙蔽先天本性的真相,从此难以回归、恢复自己最根本的初始本性,用本性主宰生命成为人们最大的困难,只有修之身,其德乃真,才能够恢复本性主持生命活动,掌握宇宙天地自然真理与客观规律,正确地进行人生与社会的健康发展和开拓。

性慧的概念:性慧一词,词的性质是一种“虚无妙有”。用文理的观念分析字的性质,是既统一又各自独立的概念。性,形声。从心,生声。本义是指人的本性。性字由心和生组成。生,《易·系辞》:“天地之大德曰生。”《刘巘·易义》生:“自无出有曰生”。因此,性的文义为:道所化生的上德品质与生命心灵本体的合一。并且以上德品质为主体,高度与德一密合,居于道无境界中而主持生命活动的本体称之为性。这个本体在古代又泛称其为“神”。《礼记·中庸》:“天命之谓性。”的解析较为接近文义,但是《说文》:“性,人之阳气性善者也。” 的解析却只符合汉儒的境界范畴,但对后世影响极大。《广雅》:“性,质也。”的解析,也不算全面准确。慧,慧的文义已经失解。儒学将“聪明,有才智”定义为其本义。《韩非子·喻老》:“而慧者不以藏书箧”的解析说明春秋战国时代,慧的文义并未丢失,在秦汉才缺失。从慧字的文理结构上分析,上面的结构是并排两个“生”字居上,而心形居下,这说明慧的文义和字义应当是天地的大德能量充满心中为慧。慧,《庄子·知北游》:“博之不必知,辩之不必慧,圣人以断之矣”。可见慧的文义和字本义,都应当是本性先天的精于道、明于德的洞察力,是指德性的精明。在给道德根文化基因定义时,考虑到仅一个“性”的文义和字义难以全面描述真我本性,故以性慧为词,将本性的机能功能纳入,定义这一基因系统,方便学习掌握。

庄子是用“性情”一词给文理基因出现之前的文化基因定义,是以性与情的文义本义而命名。但是考虑到性情一词后世用的较为杂乱,早已经完全后儒化,失去了道性本义,容易产生混淆和歧义,所以仍改为性慧一词较妥。但我们还是要掌握一下“情”的文义和字本义。情,由心与青组成。青:《说文》:“青,东方色也。” 《素问·风论》:“其色青。”肝气之色。青具有木德仁爱之义。《荀子·正名》:“情者,性之质也。”是一种质能,质元。《吕氏春秋·上德》:“情,性也”。这些解析都比较接近情的文义。从文义上解析,上仁之德与心的不可分离性则为情。《说文》:“情,人之阴气有欲者也。” 由此可见汉代的儒学界对情的文义已经开始了歧解。《易·系辞》:“情伪相感。”这也说明孔子对情的定义。虞注:“情阳也。” 《白虎通·情形》:“情者,阴之化也。”都属于后儒的字义,而并非真正的文意。

世间事物的离失于德一,发生“一生二”的现象,纯阳变为阴阳,产生二的形态格局,都是因为德一的稳定性被破坏,德一的品格与质量产生下降的变化而生成。性慧基因系统,在人体生命中具有无中生有成为“一”的特性。一的稳定性发生破坏,而使它发生向“二”变化的因素,则是人类生命中的命智系统所造成。“命”即指有形有相的肉体,而“智”则是指在身体内,因为欲望与私心的催生作用,而逐步产生形成的后天智识。人体内具有先天无形和后天有形的两大系统,道家文化和传统中医就始终牢牢把握着人体内先天有质无形的精、气、神三宝研究生命。而社会在离失了道德根文化以后,主流文化和医学全都只是注重生命中后天有形有质的水、血、智三物研究生命。现代人类只能把握人体的水、血、智研究生命,就是因为道德根文化基因中的性慧基因深度地被后天智识所封闭,仅存直觉与灵感偶然性地透发,才能使人具有一点创造性。但是,在中国文化中,在道德根文化的历史时期内,祖先们长期运用性慧基因系统指导下的文理基因和汉字基因却记载保留下大批极其宝贵的记录。这些记录,虽然在春秋战国因战火而毁损严重,在秦朝也有损失,在汉代因为汉儒们的愚智式地取舍“编修”而损失惨重。但是仍然未能彻底丢失,我们从《易经》、《黄帝内经》、《黄帝四经》、《老子》、《庄子》中仍然可以窥见道德根文化的全貌和根文化基因的三大系统。这也是民族的幸运。

人类的后天智识,具有一体两面性,非常特殊。它本身虽然同样具备肉眼不可见性,但是人类却不敢像否定性慧基因那样,否定它的客观存在性。相反人类却深陷于它的制约之中。后天智识它在命体中是由肾中的水智能量,脾胃中的土意能量,心中的阴火能量集约而成组合性的活动能量性。信薄生尘意,水浊生愚智,阴火出欲心。它们共同构成生命后天的心智,以大脑作为办公室,指挥眼耳鼻舌身发挥功用。命智离不开命体的承载,一旦离开命体,立刻会在有相空间和无相空间同时消失。所以称其为命智。

性慧基因的源起和生成:性慧基因,是人类与生俱来,人人都拥有的一个先天的文化基因系统。只是因为人类后天命智的屏蔽作用,使人类自己全都处在一个“不识庐山真面貌,只缘身在此山中”的状态中。性慧基因源起和生成于道性真我,与万物的生成一样,“道生之而德畜之”。道生德养,道性真我就是本性、真性。道家将她称为道性,佛家则将她称为佛性,《华严经》云:“一切众生皆有如来智慧德相,但以妄想、执着而不能证得。”听听这句话,跟老子和庄子的说法不是完全一样吗?《圆觉经》:“一切众生本来成佛”,“一切众生本来是佛”。这些论述全都是说的这个性慧基因,人类生命的本来面貌。“如来智慧德相”是对这一基因系统非常精准的定义。德一基础上的智慧本来面貌就是如来,人类的这个真我本性,居无用一,当她处在道的生态环境中,并且具备德一的能量供给时才能最为完整地呈现,并且自由地活动,才能运用命体展现生理机能。所以,性慧对命智的要求极高,命智系统要做到:少私寡欲,去妄想,断执着,她才能从命智的屏蔽中透发出来,从而直接主持全盘的生命活动。

性慧基因的特征和分类:

人类的性和命两大系统,在生命的逐步离道失德退化的过程中,命智系统虽然逐渐从性慧系统夺取了对生命的一些控制权,进行“臣代君位”式的统治活动。但是,人们一定要注意到,性慧系统并未完全彻底放弃对命体的管理权和控制权,仔细分析起来,性慧系统除了坚守着对精气神三宝的管理权以外,只是交出了对人体运动系统和思想系统的控制权。仍然坚守着对命体内部各个器官和对人体内的水与血的管理权。例如,心脏的搏动,胃的蠕动,肠道的运动,血液的循环,体液的输布,呼吸运动等等。呼吸运动虽然智识也可以控制,但那是特意留给人类逆返先天而用的,一般情况下呼吸运动是无为自然而展开的。这些活动,全部都是一种无为而为,是由性慧系统控制的。人们的后天智识都无法直接控制它们,从而维护着生命的相对安全和稳定性。我们可以想想,如果把心跳交给后天智识进行控制,我看没有多少人能够活几天。因为后天智识它惑乱,随意性强,可以瞎指挥,它可以想当然,不会根据整个生命需求进行安排。当然,后天智识系统的大量愚智行为,违反自然客观规律的思想活动和运动系统的活动,仍然无情地打乱性慧系统的内在无为型的管理和消耗大量有质无形的精气神物质,招致生命质量和活力的不断下降。从这一分析中,我们可以看出,人类的性慧基因系统,并未从我们体内消失,她每分每秒都在工作,只是我们自己日用而不知。所也有前辈说,大道并不远,就在我们身中。我们只要到里面去看一下就不难发现,他对我们生命的支撑仍然是无微不至,只是后天智识在不断地破坏她。人类性慧基因的存在性,就使人们具备着重新完整地启用性慧系统功能的可能性。

性慧基因的特征与分类中,我们还要掌握人类的性体系统,原本都是纯阳一体的状态,“一”的结构稳定,以天德地气为食粮。由于逐步离道失德的长期变化,以及后天智识的逐步生成与增强,主持精神活动的性体和主持命体的性体,才开始了分离性的变化,分离成三魂系统和七魄系统。这一分离,在内因之中与人类开始进食地浆和谷类烟火之食密切相关。与命体结合最紧密而通过命体做功的七魄系统,在营养能量的来源上,逐步丧失了直接获得道光德能,天德地气的渠道与能力。只能主要依赖口腔的进食,获得经过消化系统转换过的微量地气营养支撑活力。这就使七魄逐步更加深重地沦为命智的奴隶。意、眼、耳、鼻、舌、身这命体的六根及其中的七魄,全都被后天浊意所主宰,被后天智识所统领。所以,在修之身的实践中,主动通过经典诵读等各种有效的方法,积极主动改变七魄的营养品质结构,使它们直接获得天德地气的高品质营养,是人们重建性慧基因系统的重要技术措施之一。经典诵读,诵读德道文化的《老子·德道经》,诵读法道文化的《黄帝四经》,诵读易道文化的《易经》。经典诵读的内容不离开这三本真经,那么精神营养的纯净性和饱和性就能充分确保。而且,将经典诵读从胎婴养虚抓起,高度重视人生六阶段中的前三期。那么人体内的七魄就能迅速转阳。三魂的品质也会提升,性体系统回归于纯阳一体的可能性和机率性将会大为提升,性慧基因的重新整合与复原,抱元归一,拥有德一能量品质的性慧系统主持生命,而后天智识处于服从地位的生命结构,也就存在着成功的可能性。

近代科学界的研究和发现证明,人类在生命的进程中,始终保存着两个“重演律”没有丢失。那就是,人在胎儿时期,会重复从单细胞生命,到水生多细胞生命,到鱼类,到两栖类,到爬行类,到攀援类,到人类的生物形体的进化历程。这是人类胚胎的重演律。当人类十月怀胎,降生出世以后,又会经历从爬行到学走,从慧觉到直觉,到后天智识思维产生,从咿呀吐声,到学会说话,从乱画涂鸦,到学会画画写字,重复着人类文化历史阶段基因变化的历程。这就是一种人类性慧与心智转化的重演律。这个重演律非常宝贵。

人类这两种重演律的客观存在性,就是道德根文化的支撑力,就是道德根文化复兴的最佳基础和根柢。人类的这两个重演律,其中存在的是回归原生态文化,复兴根文化性慧基因的、稍纵即逝的最为宝贵的机遇。胎婴养虚,幼儿养性,这两大人类生命期之中,养虚和养性的真谛,就是要直接提供经典的能量,德一的营养,提前彻底扭转性体系统中性慧基因的分崩性,保持七魄在形成过程中的德一能量获得的本能性。生命在孕育的过程中,这两种重演律将人重新带入历史演变的长河中,浓缩性地再次经历性慧基因、文理基因、汉字基因生成转换变化的过程,这一番经历,是一种可遇而不可求的天赐机缘。在此期间正确进行经典诵读的教育,由于孩子的生命,其中的性体系统和命体系统全部都完整地重演历史阶段变化,是一个“身历其境”的奇观,那么,也就最容易完整地修复其中的道德根文化三大基因系统的完整基因片段,使孩子们人之初就具备道德根文化的上佳品质和功能,从而构筑成民族的希望。因此,七岁之前让孩子真正背熟一至二部经典,按照德慧智的教案运用方法,并且将背诵巩固和坚持到十五岁以后。那么孩子的三大基因系统将会极其完整,慧智双运就能够轻松形成,从而创造自己光明的人生和健康顺利的事业。

对于人类生命的性体分离,丢失德一机制的现象,老子和庄子都进行过深刻的揭示。对于成人而言,人体六根的非德性活动是伤性、失性,使性慧基因难以重新修复的根本原因。《老子·德道经》:“五色令人目明;驰骋田腊,使人心发狂;难得之货,使人之行妨;五味使人之口爽;五音使人之耳聋。”《庄子•外篇•天地第十二》:“且夫失性有五:一曰五色乱目,使目不明;二曰五声乱耳,使耳不聪;三曰五臭熏鼻,困惾(zōng)中颡(sǎng);四曰五味浊口,使口厉爽;五曰趣舍滑心,使性飞扬。此五者,皆生之害也。”老子庄子的这些揭示,对我们实践修身者而言,全都并不陌生,其中的体会甚深,并且都会自然地认同。

《庄子·缮性》中还说:“丧己于物,失性于俗者,谓之倒置之民。”人类的命体消耗败丧就在于对有相物质的欲望追求拥有,而丧失性慧基因能力的原因,就因为尘俗中对六根的熏染。这种情况下的人们,是生命的一种退化,是主次倒置。这种主次倒置的后果,就是“然后民始惑乱”,社会从此不再安宁。

性慧基因系统活动的特征中,由于其中的层次不同,现代人类丢失这一文化基因又过长久,接触甚少,纯以后天智识为用的惯性,早就驾轻就熟,因此不容易了解性慧基因系统在人类历史上应用的长处。相反大都将命智初生阶段的历史现象混同为更为远久的性慧基因社会历史时期。认为先民落后愚昧,不开化。

人类的性慧基因系统,在历史上经历了神性交流、心灵解读、以及在转折期中的心灵解读与语言表述的漫长阶段。在人即神的历史时期中,由于人类的生命完整地由性慧基因主宰,后天智识未生,人类神性的交流是主要工具,语言都是多余的工具,所以语言在早期并未产生。人与人的交流是一种神性的全息交流,没有任何障碍。这种交流,是高层级的道法自然,无为而为。我们有的做母亲的就有体会,在孩子还没有学会说话之前能与孩子交往,那就是这样一种心领神会的交往。具有灵气的母亲常常能很轻松地去解读自己婴儿的心理活动和需求,而并不是手忙脚乱地去进行盲目的处理。性慧的交流是一种“相对无语味最长”的氛围。这种方式正如老子所言:“不出于户,以知天下;不规于牖,以知天道。其出也弥远,其知也弥少。是以圣人,不行而知,不见而名,弗为而成。”

神性交流的方式,用现代人的一句“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的现象,变换一下进行解析,可能人们容易理解。当他有所思,我有所感时。而且这种我有所感,及时地如同梦境一样历历在目时,清晰地折射在我们心里的时候,也就是一种清晰的性慧基因的展现和运用过程。

历史上张伯端真人的一则故事,也有利于我们了解和掌握性慧基因的功用和活动特征。

相传张伯端曾遇一僧人,僧人专修戒、定、慧,自以为得最上乘禅旨,能入定出神,数百里间倾刻就到。二人雅志大发,相与契合,约定一起神游于扬州观赏琼花。伯端要求各折琼花一朵为记。二人共居一室,瞑目而坐,皆出神游扬州,伯端神至扬州时,僧已先到,结果,二神归,僧取不出琼花,伯端却取出琼花玩耍于手中。僧愧不明意,伯端告曰:“今世人学禅学仙,如吾二人者可问见矣。”二人遂为莫逆之交。随后弟子问曰:“彼禅师与吾师同此神游,何以有折花之异 ?”伯端答曰:“我金丹大道,性命兼修,是故聚则成形,散则成气,所至之地,真神见形,谓之阳神。彼之所修,欲速见功,不复修命,直修性宗。故所至之地,人见无复形影,谓之阴神。”

常说:“道教以命宗立教,故详言命而略言性。释氏以性宗立教,故详言性而略言命。”认为“性命本不相离,道释本无二致。彼释迦生于西土亦得金丹之道,性命兼修,是为最上乘法”。又谓:“老、释以性命学开方便门,教人修积以逃生死。释氏以空寂为宗,若顿悟圆通,则直超彼岸;如有习漏未尽,则尚徇于有生。老氏以炼养为真,若得其枢要,则立跻圣位;如其未明本性,则犹滞于幻形。其次,《周易》有穷理尽性至命之解;《鲁语》有毋意、必、固、我之说,此又仲尼极臻于性命之奥也。”

这段故事反映的是人类性慧系统能够独立自主进行活动运动以后的特性。当然,这里面展开来内容很多,我们没有时间讲,大家可以自己从历史的典籍当中去找些参考材料,来拓展我们后天智识对性慧系统基因的认知。

人类自如地应用性慧文化基因的过程,极其漫长久远。在东方中华这片土地上,直至黄帝时代苍颉创文作字时,仍然还未退隐消失。在其后的漫长历史中,虽然不再是社会文化的主流、主体。但是由于自古中华民族保留、递传着修身的宝贵方法,性慧基因系统仍然在民间长期存在着,迄今仍然在社会中流传。而且中国的文史资料中,保存着极其丰富的历史文献,这都是人类硕果仅存的共同财富,也是世界各国其它民族所未能完整保存的唯一珍贵的资料和方法。

性慧基因的教育和学习:

慧性基因系统的教育与学习,其中的特点完全不同于智识的后天教育模式,恰如老子所言: “是以圣人居无为之事,行不言之教”。因为性慧系统直接隶属于道,它的营养需要德一能量直接滋养,对她的教育,需要在有质无形的环境中完成,而这种环境内,语言不具备交流工具的作用性,教育过程也不存在有为有相的作为。因此不言之教是其重要特点之一。她的学习,要严格遵循“为道日损”的原则,少私寡欲,虚心实腹,则是先决条件。条件具备之时,则会水到渠成。有为心智的活动,只会阻扼性慧基因系统的出现和一切活动。

(二)文理基因系统:


中华道德根文化的三大基因系统,经历了从性慧基因到文理基因,然后再到汉字基因的三步转折演绎变化过程。这种转折演绎变化,时间同样相当漫长,特别是性慧基因向文理基因的转折,相对于文理向汉字的转折,更加漫长得多。

文理的概念。我们用“文理”一词,为中华道德根文化基因系统的第二系统定名。文:甲骨文的这个字象纹理纵横交错形。本义指:花纹;纹理。《说文》:“文,错画也。象交文。今字作纹。” 文即纹,如脉络,依类象形,能够独立表现事物。《说文解字·叙》:“仓颉之初作书,盖依类象形,故谓之文,其后形声相益,即谓之字。文者物象本,字者言孳乳而浸多也。” 《通志·六书略》中也说:“象形、指事,文也;会意、谐声、转注,字也”。由此可见古代“文”的概念非常明确。理,《说文》:“理,治玉也。顺玉之文而剖析之。”《韩非子·解老》:“理者,成物之文也。长短大小、方圆坚脆、轻重白黑之谓理。”《吕氏春秋·劝学》:“圣人之所在,则天下理焉。”因此,文与理可以共同构成这一基因现象的经纬。而且,古有“经天纬地谓之文”的定义。而经天纬地一词,在道德根文化中既含有宇宙自然天地之意,更主要的是强调人类的修身内求经纬和文理。经天纬地本义原本是内求法与外求法同用,而且要以内求法为主,才能正确解义。但是,在内求法被淡化以后,儒学外求法的解读,远取诸于物的释义,也就难以正确解义。在修身学之中的经天纬地,也就是要对应学习者自己的内天地,对应体内的经络和八脉道,以众多的带脉为纬,开启与疏通,贯穿与联接它们。修身的经天纬地如果成功,全身的文理自然呈现,天人合一则指日可待,就能使人们更准确地掌握自然界天地大道的客观规律和真理。

文理基因,包括着图画和象形两类,其共同突出的特征,是具备全息性和象形性,是一种用文(纹)理对全局进行提纯和描画,进行精神浓缩与象形特征描述的一种全息图。它完美地全息性地集约着“象数理气”四大元素成份。似一幅精美简约、具有灵魂的图画,具备着慧性基因的携带特性,同时具有供给后天智识者解读的元素。既能适宜于具有慧性能力者传达表达信息使用,也能供给“慧隐智出”但并不深久者运用。严格地说,文理基因是人类从先天性慧型转向后天命智型过程的过度期基因、转折型基因,是一个桥梁。这些重要特点,我们在研究道德根文化时,一定要全面整体地了解和掌握,而不能单纯用近代已经完全屏蔽性慧基因以后的愚智理念,去解析当时富含性慧基因基础而产生的图画和象形文。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本文行家向Ta提问

费小哥费振龙,24周岁,山东阳谷人,2001年接触进入互联网,现是一家大型软件公司的java项目经理。曾创办过阳谷人,我爱大学网等论坛。2010年6月,与雅志方略国际传播机构携手创建老乡帮网站,利用融(THERONG)模式共同打造中华根文化价值共同体。QQ:75138021 Email:feizhenlong@139.com 如有资料请与我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