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文化百科

广告

咬文嚼字话修身

2012-03-08 14:31:07 本文行家:费小哥

咬文嚼字一词,本是一句成语,而且带有贬义。它是指过分地斟酌字句。用于讽刺那些专门死抠字眼而不去领会精神实质的人。也讽刺那些讲话时爱卖弄自己学识的人。但是,当我们以上概貌性地分析了中华道德根文化的分期和根文化的三大基因以后。

咬文嚼字话修身:

咬文嚼字一词,本是一句成语,而且带有贬义。它是指过分地斟酌字句。用于讽刺那些专门死抠字眼而不去领会精神实质的人。也讽刺那些讲话时爱卖弄自己学识的人。但是,当我们以上概貌性地分析了中华道德根文化的分期和根文化的三大基因以后。我想,当我们站在“中国的文化是修身的文化”的基石上,通过解析性慧基因,咬定文理基因,咀嚼汉字基因,品味中华道德根文化的全貌时,必定会产生一种绝然不同的心态,豁然开朗的胸臆。这使人也想起了郑板桥的一首题画诗:“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岩中。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中华传统道德根文化的基因就是这巍峨的青山,就是一座昆仑山祖脉。而道德根文化大系统就是这座山上的劲松。我们研究和实践中华传统道德根文化,实现民族的复兴和重新崛起,就是要像劲松一样,深深地扎根立足于此山,破土裂岩深植于本源之内,保持住原生态的全貌,站定我们足根。那怕历经2000年苦难的磨砺,仍然保持着坚强旺盛的生命力,苍劲挺拔的身躯。不惧冰雪严寒的敲打,笑迎八面来风的摧折,坚定地屹立于世界的东方。

道德根文化基因的组合运用:

    基因是系统的基础,是活力的源泉,是发展的动力,是健康的保证。我们在道德根文化基因的厚土中研究中华道德根文化,运用道德根文化基因指导修身,指导经典诵读,指导人生的旅程,指导对老子“双可教育法”的实践。这就是一种提纲挈领,纲举目张式的方法。

咬定道德根文化中的文理基因,向上回溯而务虚,向下展开而务实。性慧基因的特点是无相、虚无妙有;汉字基因的特点则是有相、是实。执两用中,整体把握住这三大基因,就需要高度重视文理基因。文化一词其实是一种非常精准的描述和定义,依据文理基因变化而来,就称之为文化。周礼当中也曾经说: “关乎人文以化之天下”你不掌握人文,不运用人文,那就不是文化。所以这个文理基因在这里起着灵魂的主导作用。中国的文化不应当陷于“字化”,而是要把握住真正的文化就是道德根文化,把握文理基因就是文化,“知变化之道。” (《易·系辞传》)。而文理基因片段横跨中国历史的伏羲易道文化到老子德道文化的漫长时期。对于这一历史区间中文化的把握,就是我们走近道德根文化,进入老子《德道经》五千言之中的必由之路。

中国道德根文化的特点是以性慧基因为源泉,运用文理基因和汉字基因共同组词,在词的基础上组句,在句的基础上成节,然后以节成章,用章组篇,形成文章,构成文化系统。其中的脉络就是文、字、词、句、节、章、篇。这种情况在象和数之中,是由点成线,用线成面,以面构成整体,这是文化系统中的特点。而拼音文字其实与我们不同,他们并没有文理的基因,而是直接运用字的基因。这是一个极其重要的区别。

拼音字文化遗失缺少三大文化基因中的过渡型基因,承上启下的功用缺失。而且,两点易成线,三点构成面,“三”个基因点,是三生万物的保证,最为稳定。道德根文化中的三个基因点完整不缺,而拼音字却只具备“字”这一个基因点。这一关键性的区别就构成了中西文化的巨大异构性,所以,东西方的文化根本就不能等量齐观。

中华道德根文化系统中的文章,又全部都称之为古文。古:本义是指古代。一般分为太古、上古、中古、近古。以古字区分时间阶段性。

古文在文化概念中则包罗好几种意思。古字的定名也在其中,隶书以前的古代文与字,泛指甲骨文、金文、籀文和战国时通行于六国的文字。汉朝通行隶书,因此把秦以前的字体叫古文,特指许慎《说文解字》里的古文。

古文又指秦以前的文献典籍经卷。对于近代而言,古文又是文言文的别称,是相对于白话文而言。将五四以前的文言文统称古文,一般不包括“骈文”。鲁迅《人生识字糊涂始》中说:“我们先前的学古文也用同样的方法,教师并不讲解,只要你死读,自己去记住,分析,比较。”

道德根文化基因应用的三阶段:古文阶段,文言文阶段,白话文阶段。

在研究道德根文化大系统中,一般将古文定义为秦代以前较为合理。然后,可以将五四运动之前的历史时期,定义为文言文阶段。而将五四运动以后定义为白话文阶段。在这三大阶段之中,对根文化三大基因的运用,完全不同,是一个渐行渐远的过程。在古文阶段,对三大基因的调用与组合,还比较全面。是先以性慧基因为主导,然后移变到以文理基因为主导的过程。在文言文历史时期,则是一个以汉字基因为主导而文理基因为支撑的时期。进入白话文时代以后,则是一种纯粹以汉字基因为用,甚至想完全丢弃应用,严重忽视和压抑其它两大基因的时期。

所以,现代的经典诵读,学习研究道德根文化,就一定要把握住这些根本性的区别。从而主动、自觉地透过汉字基因,抓住文理基因,用文理基因驾驭智识,进行解读,从而启迪自己的性慧基因。特别是现代已经广泛使用简体字以后,我们距离文理基因都已经相当远了。如果不主动注意自己的调整,那么在经典诵读中,在双可教育中的“透字入文启慧成真”的可能性就会完全丧失。

为什么会产生对道德根文化基因应用的三阶段?

我们学习和研究中国的文化,必须“图难于易,为大于其细。”我们已经提出过中华道德根文化的灵魂是“修之身,其德乃真”。修身,是中华道德根文化诞生与发展和形成的源动力和维护力。而且,在几千年的漫长历史中,我们不难发现修身与智识之间长期的搏击、较量,这种较量是历史演绎变化中的重要源动力和先导因素。后天智识的逐步强化和增强,则是其中的主旋律。人类最终被欲望和私心完全俘虏,后天智识才得以占据统治性命的位置。

修之身在根文化中,是确保三大根文化基因能够完整性使用的先决条件。不论是在伏羲的易道文化时期,黄帝的法道文化时期,还是老子的德道文化时期。老子的圣人之治方法论,“虚其心,实其腹;弱其志,强其骨。” “见素抱朴,少私而寡欲”的人间绝学,始终是扼制人们欲望膨胀私心疯长的法宝。只要坚持运用这些法宝,道德根文化的三大基因就能完整地运用和展开。

当修之身的方法,在社会上仍然能保持住对主流文化的影响时,那么根文化的三大基因就会比较全面地展开,社会中的文风就会保持住内求为主,外求为辅,文化作品以顺应内修心身性命为主体。文风表现出能够自然地与人体内环境的特征高度契合和相应,表现出外应于物,内应于身。文章的特色中,就会保持着自然、朴素、简略、精练、没有矫揉造作的痕迹,就像行云流水一般自然流畅。例如,《诗经》和其它古体诗以及经典,都具有这种特色和风格。古体诗的特点就是每篇字数不拘多少,每句有四言、五言、六言、七言等等,不讲平仄,用韵也比较自由,没有过多的人为要求。常常是以在诵读吟咏中能启动激活人体内的性慧基因系统为最高要求。

古文的功用,主要是供人们诵读吟咏,特别是内观配合诵读吟咏。中国的文和字,其中许多文字,都是对体内某一性慧现象的全息性定形和定名,依据黄帝的形名学说,在诵读和吟咏时,配合内观,也就是在与这些慧性组织、结构、性体进行呼唤和交流,极为有益于启动和激活人体内的性慧系统。

而且,古代形成和制定的四言、五言、六言、七言等行文特征,全都与修身的内求法直接相关,四言是要求人们在念诵吟咏时主动从上到下对应于人体的三腔一体,要求同步内观文或者字的出现。也就是内观颅脑腔、胸腔、腹腔的正中央,也称之为上中下三个丹田,再加上人体内的地,这个地就是阴蹻(前列腺)区。这种诵读方法,在方法归类中属于“归一法”,“中和法”。

而五言、六言、七言则是分别增加语音对胃腑、喉区、头顶百会的同步振荡。而人体内中脉上的这七个点,恰巧又全部都是启动人体性慧基因,产生和形成天人合一的关键路径和通道。只是在这七个点上,又以三腔一体最为关键。因此,四言律就成为古文中最为多见的一种行文定律。

《黄帝四经》、老子《德道经》全都保存并且运用着这种行文律,而且在关键处的应用,常常令人叹为观止。我们只要诵读一下道篇第一章,就会有这种感受。这种确保文化与修身紧密结合,兼顾性慧基因启用的定制,也就构成了中国古文全都以诵读、吟咏为学习主要方法的机制。古文的这种修身与文化密切结合,与教育紧密结合,在诵读吟咏时同步内观文理的机制,历史上不见文字记述,而且在战国春秋时期逐步从社会主流文化中消失,对古文的经典诵读和吟咏失去同步内观的方法,在学习中同步调动启用人体性慧基因的可能性,也就失去了主动性,使经典诵读“开慧益智”的功效极为明显地降低。所以我们可以看到在汉代以后,经典诵读虽然仍然是社会教育的主要方式,但效果却差许多。

在历史进入秦汉时期以后,智识对三大根文化基因的运用开始全面登上历史的舞台。文言文的阶段全面展开,社会文化进入以汉字基因为主导而文理基因为支撑的时期。

在汉代社会主流文化已经全面放弃了道德根文化中的关键环节“修之身,其德乃真。”的实践。修身文化在经历了战国春秋五百余年战乱的动荡以后,已经全面退隐。不然秦始皇和汉武帝,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力,就不会将长生的梦想寄托在江湖术士的诡言之中,就不会采信于旁门左道的外求法,而远离黄帝和老子的内求法,放弃修身养性的根本原则,使生命健康被破坏于“仙丹”中。而且,社会在经历长期战乱以后,人们的欲望和私心获得长足的发展,后天智识在生活安定下来以后,就开始追求事物“有之以为利”的完美,从而满足眼耳鼻舌身的浮华追求。在文化领域之中,后天有为智识,完全主宰着文化领域的主流方向。文化与修身的连接出现彻底的断裂。古文中优秀的外在格局虽然仍然保留着,但是其中的精华,实质性的内涵则被偷梁换柱,或者丢失。后天智识的惑乱,使文章的质朴、自然的风格消失,被繁博、雕琢所取代,伤性助智,悦目愉耳,矫揉造作,形成文风。例如对仗,平仄、起伏转折等等人为的条条框框也就全都出现了。而文化与人体内环境的主动联系则全部消失。

在作了以上后分析以后,我们再来看一看关于老子五千言版本的争论问题,也就不难一目了然。我们在分析之时,一定要把握住文言文转换取代古文的特性。古文与文言文的行文风格,全然不同。这就如同白话文与文言文之不同,只是古文与文言文的区别,只有长期实践者诵读者,才比较容易区分。例如古文在使用文和字时,在句中更精辟的是独立的“文”或者“字”的一个个的解读印心入性。词的运用和句义的表达性,常常反而弱于独立的字性。而在文言文中,词义和句意的重要性则明显地向重要的方向发展。

关于对老子版本的争议中,有学者认为帛书老子的可读性和文采远不及通行本,因此认定帛书版的可信度不高,还是通行本可靠。得出这种结论,其实正是未能“为大于其细”地研究古文与文言文的差异性。我们现代人对通行本《道德经》的认同,其实正是与文言文中的智识主导地位产生了意识的强烈共鸣。并没有透过汉字基因,守住对文理基因的心灵认同。所以全面掌握道德根文化的三大基因,善加运用,并且掌握道德根文化的不同发展阶段,条分缕析地“为大作于细”,那么我们也就不难走进中华道德根文化的殿堂。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本文行家向Ta提问

费小哥费振龙,24周岁,山东阳谷人,2001年接触进入互联网,现是一家大型软件公司的java项目经理。曾创办过阳谷人,我爱大学网等论坛。2010年6月,与雅志方略国际传播机构携手创建老乡帮网站,利用融(THERONG)模式共同打造中华根文化价值共同体。QQ:75138021 Email:feizhenlong@139.com 如有资料请与我联系。